桂阳之“桂”

来源:郴州网 作者:何琦、张式成 发布于:2013/8/30

 



编者按:“桂”既是一种奇特的中药,也是姓名与地名,它作为地名代表过广州连州、湖南郴州、郴州汝城、郴州今桂阳等不同地点,沿袭了两千年的历史。桂阳之桂,让古代郴州与中药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桂阳之“桂”,由何而来?以下简单摘要《郴州民间文化》第二期刊发的何琦先生《“桂阳”考》、张式成先生《桂阳之“桂”说》,探讨中医之源。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桂阳以树为名一何琦/文

 

以某地较有代表性之树木为行政地名,这是我国地名命名之主要方法之一。比如“郴”名,就是以“林”来思考,即郴地林木繁茂。说到桂阳之名源于树,自然是“桂树”。我们将“桂阳”拆开,先辨“桂”。 http://www.chenzhou.com.cn/


汉代许慎《说文解字》:“桂,江南之木,百药之长。”宋代周去非撰写的《岭外代答》(卷8):“南方号桂海……桂之用于药,尚矣。枝能发散,肉能补益,二用不同,桂性酷烈,易以发生,古圣人其知之矣。桂枝意发达之气也,质薄而味稍轻,故伤寒汤饮,必用桂枝发散,救裹最良。肉桂者温厚之气也,质厚而味沉芳,故补益圆散,多用肉桂......种桂五年乃可剥,春二月、秋八月,木液所剥之时也。桂叶比木樨叶稍大,背有直脉三道,如古圭制然,因知古人制字为不苟云。 http://www.chenzhou.com.cn/


周去非这一段,透露了两个信息:其一,“南方号桂海”一句,说明古桂阳郡多有桂树,不仅桂阳郡有,桂林郡亦有,广东一省到处都是;其二,药用的桂树不是桂花树,桂花古称木樨,而“桂叶比木樨叶稍大”。明代李时珍撰写的《本草纲目》将“桂”称为“本经上品”,说的很清楚:“《集解》曰:桂生桂阳。牡桂生南海山谷......此桂,广州出者好;交州、桂州者形小而多脂肉,亦好;湘州(晋时分荆、广两州置,治所在长沙)始兴郡者,即小桂,不如广州者......”李时珍告诉我们,桂树广泛分布于广东、广西、湖南等地,还特别提到了桂阳县(即今连州)的小桂,可见桂树与桂阳之瓜葛。


至于桂的药用价值,宋代唐慎微所撰《记类本草》(卷12)记道:“桂味甘辛,大热,有小毒,主温中,利肝、肺、气、心、腹,寒热、冷疾、霍乱、转筋、头痛、腰痛、出汗、止烦、止唾、咳嗽,能堕胎、坚骨、通节血胍,理疏不足,宣导百药,无所畏,久服长生不老。生桂阳,二月八月采皮阴干。”难怪《说文》说桂是“百药之长”,李时珍将之定为“本经上品”,也难怪汉代名医张仲景的“桂枝汤”至今不衷。“久服长生不老”之说自然过誉了,但桂的医药价值,历来受医家推崇。


解说完“桂”的出生地、种类、药用价值,我用再来分析“阳”字。


《记类本草》提到:“桂生桂阳”,难道桂树只生长在桂阳郡么?当然不是。生“桂阳者”,意义深矣。这里的“桂阳”不可理解成地名,而是两个独立的词。“桂”指桂树,“阳”指向阳,即向阳之山南的桂树药用价值高。该书又有一说:“移桂于岭北则气味殊,少辛辣,固不堪入药也。”


当然,我们还可以找到相关史料理解“生桂阳”,宋代李昉等撰写的《太平御览》(卷957):“椒、桂合刚阳。椒、桂,阳星之精所生,合犹连体而生也。”按中国传统的阴阳文化思考,椒、桂都属阳。因此,我个人这样理解:桂树生于桂山之阳,桂阳因桂树而名。


桂山桂人何在张式成 /


东汉《说文解字》对“桂”的解释是“江南木,百药之长,从木,圭声。”“桂”本来中草药名,后来就应用广泛了,还用于姓氏与地名。作为地名的“桂”,多半是“桂”的产地。


唐代《新修本草》、《本草图经》指出“桂有三种,菌桂生交趾山谷,牡桂生南海山谷,桂生桂阳”,指出有四座桂山“皆以产桂名”。“桂生桂阳”,这生于桂阳郡的桂,即木桂和肉桂,《说文解字注》说这两种桂“主百病,养精神,和颜色,为诸药先聘通使”。


那么,“桂”又是谁命名的呢?这确实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读者朋友已知“桂阳”“名自周代”,因“桂水”而称,“桂水”由“桂山”而来,“桂山”缘于产“桂”。查“桂”与“桂山”最早出现在《山海经》中,如“南海之内,有衡山,有菌山,有桂山”。与衡山相近的桂山,可认定为骑田岭等山岭。春秋战国成书的《山海经》这一重大文献,内容主要记载了商、周以前的地理、历史、人类、民族、神话、巫术、宗教、动物、植物、医药等各种情况。所以,“桂”的成因可推前至商代、夏代。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考《山海经·南山经》:“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山海)之上,多桂……”《吕氏春秋·本味》有“招摇之桂”,注为“招摇,山名,在桂阳”。地理史学家们认为桂阳郡招摇山应该是越城岭山系最高的猫儿山。南岭山脉若从西往东数,越城岭就是五岭第一岭,它就是旧版《辞海》所列第四座“桂山”。而且“桂阳”之桂有品牌,古《桂阳州志》说叫“瑶桂”。


除此,学界认为还有一支叫“桂人”的部落。学者杨东晨《论炎帝族的迁徙和融合》一文,说炎帝的女儿女娃“后分出圭、桂等裔支,其中的一支桂人在商初南徙入今湖南郴州市(汉桂阳郡治所),桂阳县的桂水流域。”(史学家何光岳认为炎帝神农氏族南迁,历唐、尧、夏、商都处于南方江汉间,后裔有祝融、封氏、丙氏等,周代迁入湖南,这两说之间差了整整一大历史朝代)。我认为女娃裔支桂人不是南徙,是西归。《山海经》说“女娃游于东海”,表明女娃部落先流徙到濒临东海的古杨越。西归,是因为炎帝神农其它支裔与臣工们后裔仍生息在故土。如《衡相传闻》说“丙、封氏居于桂阳丙山,亦曰屏山,山上故有丙王庙。王莽时以便县(今永兴县)改便屏。今谓之屏封山,在桂东县北三十里,屏水出之流入耒(水)。[洞庭山经](《山海经》)曰‘丙山多筀竹’,郭璞曰‘始兴郡桂阳县(今广东连州市)出筀竹,大者围二尺长四丈,即屏封山也。”四个地方都与丙、封氏族居住关联,还有嘉禾县九老峰的“丙穴”,显然也与此相关;炎帝大臣郴天后裔自然居于古郴地,炎帝工匠赤制氏后裔可能住宜章县赤石乡,炎帝直系后裔祝融氏居于衡山一带(南岳主峰“祝融”)。如此来看,女娃后裔桂人,就是从动荡争战的杨越之地,西归安定谐和的根脉之土,与炎帝神农其它支裔、臣工们后代融合在一起。由郴州市和桂阳县伸展至北桂水、南桂水流域和西桂水(桂江,即漓江)上游的南岭五岭辽阔区域。因为女娃是炎帝神农的小女儿,出于对炎帝神农和女娃的尊重,五岭南北山水相连的人们就统一称为“桂人”。应该说岭南广西自古简称“桂”,深层次原因也在这里,广西官话直到现在与桂阳郡、郴州方言,声腔音调尤如一门所出。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百药之长”的桂,应是炎帝神农筚露蓝缕、攀山越岭尝百草尝出来的。这类传说,古郴邑、桂阳郡自古有之,如安仁县城古称“香草坪”,县内传有神农洗百草的“药湖”;资兴市汤市有神农辛劳泡去伤痛的温泉......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