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名片——苏仙岭

来源:郴州网 作者:马治平 发布于:2013/12/3

苏仙岭是郴州的名片。从汉初开始,这张名片就夹在汉葛洪《神仙传》、北魏郦道元《水经传》、宋李肪《太平广记》、明《徐霞客游记》和清蒲松龄《聊斋志异》里,一个少年神仙的故事和以其姓氏冠名的山岭,广闻天下。从此,人们认识和记住了郴州。不同身份的人怀着各自的心理踏访苏仙岭,于是苏仙岭上就留下了不同的历史痕迹,道观、诗词、历史事件...都在演绎苏仙岭,诠释苏仙岭,把苏仙岭编成了一部立体的大书。一直到今天,人们络绎不绝的接踵而至,流连于山清水秀之中,翻阅自己所喜爱的篇章。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文人墨客来到苏仙岭,拾级而上,经过“郴州旅舍”,急匆匆直奔那面天然石壁上史称“三绝碑”的摩崖石刻。在文人心里,“三绝碑”是此山的魂。临崖读词,揣摩当年秦观因政见之争遭贬至郴州,远离庙堂,远离都市,寄寓这小城郊外山中的陋室,雾漫云障,月色朦胧,思亲怀友,心情是何等的灰暗。因而有了“可堪孤馆闭春寒”,“桃源望断知何处”的千年叹息。同时遭贬的豪放派苏轼,读了此词,又怎能不引起共鸣呢。而此时,少游已客死藤州,便仰天太息“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此词辗转到大书法家米芾手里,竟把这首《踏莎行。郴州旅舍》连同苏东坡的那句感叹抄录下来,被同朝的郴州知军邹恭命工匠刻于郴州旅舍旁边的石崖。于是,就有了展示宋代辉煌艺术的“三绝碑”,苏仙岭也因此蕴足了文化底气,这是苏仙岭的幸运。当苏仙观毁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破四旧”革命的时候,三绝碑却安然无恙,得益于领袖诗人毛泽东的庇护。没有他老人家在1960年回湖南时接见参加省委会议的省、地、市委书记时,对郴州地委书记询问“三绝碑”的机遇,恐怕也会留下万古遗憾。可见,文章真是灵犀一点千古相通了。苏仙岭因为有了“三绝碑”,沟壑林间就荡漾着淡淡的书卷气,有了这首宋词婉约派的代表作,苏仙岭就有了唐诗宋词的灵气和雅致。登此山,人们感受到的就不仅仅是深山鸟鸣的空灵,竹林小涧的幽静。残阳树影里,徘徊在秦词苏跋米书的摩崖石刻前,聆听这千年吟哦,陶醉宋词之魅力,感叹世事变迁,彼情彼景,涌上心头,伧然泪下。蓦然回首,再读近旁新刻的陶铸步秦韵所作和词,又是何等的自信和豪放。同样的山景,时代不同,处境不同,心境就肯定不一样了。


郴州网

香客信士来到苏仙岭,一定是三步一磕头,五步一朝拜,心境肃然地向着山顶的苏仙观。寻仙祈福心理促使人们从四面八方越过千重山,涉过万道水来到苏仙岭。郴州古时是瘴疠横行之地,民不聊生,人们最大的冀望是摆脱病魔的折磨。传说中的苏仙,其实是个叫苏耽的放牛娃,他被尊敬为仙,最大的功劳是他掌握了治疗瘴疠的草药,并热心地为人们治病。他的药方主要一味药是橘叶。橘树可以说全身包括果实都是药,能治疗肺、胃、、肝等部位疾病。很可能是这个放牛娃经常跟着山中采药的郎中,发现了橘树的疗病功能,并用自己屋门前的井水煎熬,救济前来求诊的病人,而且分文不取。因而,苏耽的名字就四方传播开来,“橘井”成了和“杏林”双壁生辉的中医药的代名词。附会他的离奇的出生、离奇的经历和跨鹤升天的故事,反映了老百姓解脱苦难的希冀,崇尚好人有好报的愿望。在老百姓的心理中,做好事的人死后应该要做神仙的,成了神仙就要有香火,于是就有了苏仙观,山也改名苏仙岭,山上到处都有仙踪,如神仙的出生地点白鹿洞、神仙升天的升天石……好事者列为“天下第十八福地”。神仙自然是无所不能,有求必应是神仙的宗旨。人们跋山涉水,朝拜苏仙,祈求降福,完成一次心路历程。苏仙岭因此具有了善良、博爱的气质。


苏仙岭绝顶,有一处“屈将室”。我问过旅行社的朋友,他们告知,东北和台湾来的旅客,一看旅游指南,是必来“屈将室”的。历史给了苏仙岭一个偶然或许是必然的机遇,现代史里的著名人物张学良、历史事件“西安事变”与千里迢迢的苏仙岭结下不解之缘。历史学家是绝对不会忽视苏仙岭的。“西安事变”的起因和结局和苏仙岭没有牵连,在这里发生的是“西安事变”解决以后的故事。事变的主角张学良将军遭到监禁以后,从1936年到194610月在大陆秘密监禁之处有12处。19381月,他从江西萍乡被押解到郴州,监禁在苏仙观东北角的一间斗室里,和他同行的赵四小姐被安置在山下的中山公园。在郴监禁的三个月期间,规定每个星期被“护送”到城里与赵四小姐相聚一次。因此,这间斗室被称为“屈将室”。我曾陪同一位从台湾回乡探亲的老人踏访这里,他刚一进门,就面对张“少帅”的画像啪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原来他是东北军的老兵了,见到“少帅”,如何不肃立敬礼?“屈将室”建在危崖之上,窗外一棵几百岁的丹桂树,目击者回忆,一天张学良读报,看到国土被沦陷的消息,愤而不能自已,猛地拔出身边看守人员的手枪,对着丹桂树连连射击,以泄心中愤懑。室内陈列简陋之至:一张木版床,一张书桌,一把座椅,除此,别无他物。墙上,悬挂将军手书“恨天低,大鹏有翅愁难展”的条幅,把将军当时的被勒令“读书思过”心境表达出来,令参观者唏嘘不已。“屈将室”是苏仙岭这部大书里的重要一页。有了这一页,关于苏仙岭的故事就更生动更具现实性。


苏仙岭这部大书,内容太丰富了。登临寻觅,你一定会得到你所需要的诠释。作为游客,既是读者,又是作者,在为它的渊博、深邃、厚重而折服的同时,又在无意有意之中为它增添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