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壁江山一纸书 横空出世莽桂阳

来源:郴州网 作者:欧阳厚今 发布于:2014/1/21

在历史记载上,有关汉文帝处理这个大难题的有两封信。其中一封是汉文帝给赵佗的,史称《赐佗书》;一封是赵佗答复汉文帝的。这样两封往来的信件,消弭一场大战于无形,亦拯救了无数生灵。透过这两封信的内容,我们可以想像2000多年前南岭山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概貌,揣摩出设置桂阳郡的由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现在,这两封信我们平常是难以一见了,不妨全文照录如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汉文帝赐南越王赵佗书


皇帝谨问南越王,甚苦心劳意。朕,高皇帝侧室之子,弃外奉北藩于代,道里辽远,壅蔽朴愚,未尝致书。高皇帝弃群臣,孝惠皇帝即世。高后自临事,不幸有疾,日进不衰,以故悖暴乎治。诸吕为变故乱法,不能独制,乃取它姓子为孝惠皇帝嗣。赖宗庙之灵,功臣之力,诛之已毕。朕以王侯吏不释之故,不得不立,今即位。乃者闻王遗将军隆虑侯书,求亲昆弟,请罢长沙两将军。朕以王书罢将军博阳侯,亲昆弟在真定者,已遣人存问,修治先人冢。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前日闻王发兵于边,为寇灾不止。当其时,长沙苦之,南郡尤甚。虽王之国,庸独利乎?必多杀士卒,伤良将吏。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得一亡十,朕不忍为也。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朕欲定地犬牙相入者,以问吏。吏曰:“高皇帝所以介(界)长沙土也”。朕不得擅变焉。吏曰:“得王之地不足以为大,得王之财不足以为富,服岭以南,王自治之。”虽然,王之号为帝,两帝并立,亡一乘之使以通其道,是争也。争而不让,仁者不为也。愿与王分弃前患,终今以来,通使如故。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故使贾驰谕告王朕意,王亦受之,毋为寇灾矣。上褚五十衣,中褚三十衣,下褚二十衣,遗王。愿王听乐娱忧,存问邻国。 http://www.chenzhou.com.cn/

 

南越王赵佗上汉文帝书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蛮夷大长老夫臣佗昧死再拜上书皇帝陛下:老夫故越吏也。高皇帝幸赐臣佗玺,以为南越王,使为外臣,时内贡职,孝惠皇帝即位,义不忍绝,所以赐老夫者厚甚。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高后自临用事,近细士 ,信谗臣,别异蛮夷,出令曰:“毋予蛮夷外越金铁田器;马、牛、羊即予,予牡,毋予牝。”老夫处僻,马、牛、羊齿已长,自以祭祀不修,有死罪,使内史藩、中尉高、御史平凡三辈上书谢过,皆不返。又风闻老夫父母坟墓已坏削,兄弟宗族已诛论。吏相与议曰:“今内不得振于汉,外亡以自高异。”故更号为帝,自帝其国,非敢有害于天下也。高皇后闻之大怒,削去南越之籍,使使不通,老夫窃疑长沙王谗臣,故敢发兵以伐其边。且南方卑湿,蛮夷中,西有西瓯,其众半羸,南面称王;东有闽越,其众数千人,亦称王;西北有长沙,其半蛮夷,亦称王。老夫故敢妄窃帝号,聊以自娱。老夫身定百邑之地,东西南北数千万里,带甲百万有余,然北面而臣事汉,何也?不敢背先人之故。老夫处越四十九年,于今抱孙焉。然夙兴夜寐,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目不视靡曼之色,耳不听钟鼓之音者,以不得事汉也。今陛下幸哀怜,复故号,通使汉如故,老夫死骨不腐,改号不敢为帝矣!谨北面因使者献白璧一双,翠鸟千,犀角十,紫贝五百,桂蠹一器,生翠四十双,孔雀二双。昧死再拜,以闻皇帝陛下。 http://www.chenzhou.com.cn/


两封信都写得很直率。南越王赵佗为什么要称帝,为什么挑起战争,结果如何,都逐一作了回答。事情挑明了,问题也就好解决了。从这两封信的字里行间分析,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有桂阳的存在,但是我们可以隐约看出当年桂阳这个地方的面貌。


汉文帝的信中,在开头一番客套后,立即直奔主题。他说:我现在当了皇帝,朝廷的事务由我处理了。我知道你曾经托隆虑侯将军带给朝廷一封信。希望中央政府,把长沙方面的两位边防司令,给予免职处分。隆虑侯将军已向我报告了你的来信。我已经准许了你的要求,给长沙王下达了命令,调动了你要求撤职处分两位将军中的博阳侯。以前使长沙、南越隔绝,是他们的过错。你在故乡的亲属和同宗兄弟,我也作了安排,并且派人修葺了你祖先的坟茔。请你放心,不要听信谣传。前段时间,你用心良苦,听说又发兵于长沙边界,骚扰不断,寇灾不止,长沙受你之害,长沙之南郡民更是苦不堪言。战争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结果只是“多年士卒,伤良将吏,”一个战役下来,兵员死亡不计其数,于是许多人,丈夫死了,妻子守寡;父亲死了,孩子成了孤儿;儿子死了,父母无依成了鳏寡孤独。这样的人间惨剧,对我来说实在是于心不忍。


接着,汉文帝谈到了这次陆贾出使的核心问题:领土的争议,疆界的划分。他说,长沙与南越山水相连,我本来要整理内政,将边界上与你犬牙交错的领土,重新勘定规划,我问了管内政的大臣,他们说这是高祖在位时就已界定了,这是老太爷当年剖符订约留下来的制度,我不能随便变更。你屡次骚扰长沙边界数县,大臣们意欲征讨。可是,纵然把你现在管理的土地归并过来,在我大汉并没有增加多少。因此,这岭南地区,就还是让你去统治吧。不过你也自称皇帝,使一个国家有两个元首,这就不对了,你这是有意造反了。你只晓得讲斗争,谁又不懂斗争呢?争而不让,这是仁者所不为的。希望你认真反思。我愿意放弃前嫌,尊重历史,从今往后,继续保持原来互通使节,恢复以前的政治、经贸关系,治理好各自管辖的地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赵佗比汉文帝大几十岁,他当过秦朝的官吏,经过风雨,见过世面,对汉文帝所说的并不是不懂。陆贾第二次到南越后,赵佗已感到心虚,连忙顿首拜谢,并声明:我早就知道“两雄不俱立,两贤不并世。”汉文帝是贤天子,要绝对服从领导,从今后去掉南越武帝的名号。赵佗心里明白,对于汉文帝,他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而对于长沙王,赵佗是始终不服气的。虽然,他在读过汉文帝的信后,打消了称帝的念头,消弭了一场可怕的大战。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该要的还是要了。他在回信中,先是把前一向发生战争的责任推在吕后身上,矛头直指长沙王。是长沙王打小报告,惹怒了吕后,下令关闭通南越的口岸市场,破坏了高皇帝立下的规矩,企图吞并南越。最可恶的是,吕后下令禁止向南越输出的物资,是金属矿产、铁器农具,就连民间交流的大牲畜马、牛、羊,也只准提供公马、公牛、公羊,而不准输出雌性牲畜,这岂不是绝了南越经济生活的后路?南越国的内史、中尉、御史等人接二连三地上书申诉,可是得不到半点回音。如此这般,孰可忍,孰不可忍。这才有了南越攻打长沙边,劫掠数县而返的事件发生。赵佗在信中所列的事实,目的在于引起汉文帝的体谅。像吕后这种做法的绝情,不要说是被赵佗吹捧为贤天子的汉文帝会看不下去,就是世人也看不下去,会觉得赵佗有理。


《汉书·地理志》载:桂阳郡,高帝置,莽曰南平,属荆州。有金官。桂阳这一地理区域,自春秋战国以来,就是长江以南唯一一处金属器物采掘、冶炼、加工制造的地方。据考古发现,有秦开发岭南后建置的南海郡故地广州,就曾发掘一处秦汉时期的造船遗址,古船场中出土有大量的铁制工具、陶器等,也许这正是赵佗他们那一代所留下的。而那些铁制工具的来源,无疑是出自长沙以南、五岭之北的桂阳宝山。宝山古称大凑山,意即烹丁辐凑、商贾云集。这里又是传说神农作耒的地方。历史告诉我们,西汉初期农业生产比前代又有很大的进一步发展。首先是铁制工具的推广和改进。到汉武帝时,铁器农具才在中原地区普遍使用。铁制农具种类增多,铁犁铧的类型更多,有铁口犁铧、尖锋双翼犁铧、舌状梯形犁铧等,犁铧上开始装置菱形或马鞍形铁犁壁。犁壁的发明是大牲畜耕犁的一项重要改革。这些改革的举措又发生在汉武帝之前,说明这正是西汉“文景之治”时期的历史产物。赵佗在信中陈述攻打长沙边的起因,也是出于争夺铁器农具耕牛这些事关国计民生重大战略物资的需要。尽管从刘邦直到汉文帝,他们都心照不宣,闭口不说长沙以南这处盛产金铁田器交易关市的具体地名,也没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红头文件行诸于世,但我们从以上两封信的文字中,可以看到桂阳的影子。能够生产、交易金银铜器、铁制农具的地方,在江南如果不是桂阳,又还能是哪里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陆贾将第二次出使南越的经过报告中央后,汉文帝极为高兴。实际上,赵佗行文到中央的信,声言不再称帝,也不称王,只称老夫是南蛮的头目,一直到汉景帝时,都是称臣派特使入朝进贡。而在他自己的领域内,还是当他的皇帝,自称不误,汉文帝也不是不知道,只是睁一眼,闭一眼,过得去就暂时算了。因为自春秋战国以来,五百年左右的战乱结果,弄得民穷财尽。这时候最重要的,是培养国家的元气,但这又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所以对赵佗在南方的自娱自乐,随心所欲的启闭关贸市场,只是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了。


虽然,汉文帝以一封书信摆平了南越王,但他毕竟对亟待处理的南越与长沙之间犬齿交错的疆界问题不能不重视。这个问题他借口是汉高祖定的,在当时没有解决。第二年,作为“外姓王”后代的长沙王吴若死了,由其子吴产继位。吴产无子,在汉文帝后元七年(公元前157年)也死了。这一下,汉文帝仿效刘邦铲除外姓王的机会来了。他将由吴姓延续的长沙国王位的继承权予以消除,形似虚设,重新确定南方犬牙相错的疆界,或许,桂阳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设置了。后来,在汉景帝即位后,他的私生子刘发封长沙王,嫌长沙国地盘太小,于是,汉景帝便将武陵、桂阳划归长沙国。在历史事纪记载上,才第一次出现桂阳这一名称。虽然名称出现得晚一些,但事实上早已存在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此后,从汉文帝在位的23年,他儿子景帝刘启在位16年,一直到他的孙子武帝刘彻初期的一共五六十年间,国家民族安定,南岭山区的这一方土地,没有战乱,没有纷争,安定祥和,金铁冶铸制造业迅速发展,科技含量大幅提升,商贸流通兴旺发达。直到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伏波将军路博德兵出桂阳平南越,元鼎六年将原属南越国的浈阳、曲江、含洭(今韶关市)三县划归桂阳郡,奠定了桂阳在汉朝四百年间的历史基础,成就了桂阳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辉煌。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