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党,那个有文化韵味的雅称

来源:郴州网 作者:谷正中 发布于:2014/2/21

   乡党,是“老乡”最有文化韵味的雅称。然而,在工业化、信息化浪潮的冲击下,加之特殊时代受阶级斗争和政治挂帅的摧残,那个文化意义的“乡党”在中国大地迅速消亡了,换来一个没有文化意义的名词——“老乡”。


   但是中国人的乡党情结融于血液与骨头,乡党又成为一个永远活在我们灵魂中神秘的词儿——尤其是像我这样早年离乡,漂泊二十余年的赤子,随着岁月飘逝,乡党和故乡成为最能令我安静下来的精神家园。我甚至害怕某一天现实中的故乡被城镇化后,灵魂会永远回不到故乡。


   2013年,我在《新周刊》发表了一篇近5千字的长文《寻找乡党》,经新浪博客以及几位博主推荐,又经过上万次转发,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场关于乡党和传统文化价值的探讨因我撰文而起。现在,我以同乡会秘书长的身份,与各位乡党分享一段广东宜章赤石片区同乡会的特殊经历,刊载于家乡的杂志上,给大家拜年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2001年,我在上海出差时巧遇羊城晚报的同行,此君此行就是为了物色一名记者。快到而立之年的我一直想找一个大平台一展宏图(羊城晚报算是全国传统平媒中屈指可数的大报),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谈判,就敲定了自己下一个十年的重要一站——羊城晚报。


   俗话说,少不入川,我却于1991年入蜀,在成都整整学习、工作、生活了十年。如今,广州离郴州老家也只有4、5个小时的车程,家人听说我到广州工作,无不欢心!


   入职羊晚后,我经常收到失散十多年的小学、初中、高中同窗、旧雨的电话,他们大都称在羊城晚报上看到“谷正中”的名字,经多方打听才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在互联网还没有大行其道的当年,我就是这样被他们“打捞”出来了。


   这些质朴的桑梓之情敲醒了我沉睡近十余年的心灵,现在,我无时无刻不想家乡。


   老家宜章赤石片区与郴州市苏仙区、汝城县和粤北的乐昌市相邻,包括赤石、里田、长策、平和、杨梅山、瑶岗仙等乡镇,在宜章县俗称“上乡”,《徐霞客游记》中就有“上乡”二字的明确记载(近城乡镇为“中乡”,近广东的乡镇为“下乡”)。我对老家赤石的感情主要来源于族谱记载。谱载吾谷氏自东晋华族南渡时先祖一德公游学至今赤石高溪头村(古时称“新屋堡”)开基,迄今一千六百多年。祖先开基时,此地仍为南蛮未开化之地,谷氏应该是楚南较早迁来的氏族,千余年来渐成当地望族,扎下了很深的文化根基。其中,家乡方言是最有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古人云:卖田卖土也不卖祖语。乡人如果外出时间太久,返乡后语言中夹带一些外来语,往往会被乡人背后指责数典忘祖。这里的乡亲同操一种方言,与广东粤北黄埔、白石、罗家渡一带的方言十分相近,自称“平声”,但是在方言学界一直没有把老家的方言归纳到一个大的方言中。正因为学界没有定论,赤石土话从我第一次参加同乡年会开始,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 郴州网


   就在我抵穗工作的次年春天,正逢“赤石片(广东)同乡会”在广州举办第七届年会。秘书长谷中是同村隔壁发小,他从同济大学毕业来穗工作不久就接了首届秘书长萧友灵的班。为了筹备年会,他拉我“入伙”,并封了“副秘书长”一职。俗话说,打牙祭也要个“衙官”,能为乡党们服务,也是一种荣幸,我很乐意被吸纳到同乡会的“领导层”。这一天,共有四十余位同乡从珠三角各地云集广州老干活动中心。同乡操同一口方言云集在一起,我心中说不出的亲切,失散十余年的同窗、校友突然间出现在眼前,真如穿越时空。虽然岁月的痕迹深深刻在脸上,但一句乡土的问候,却又把岁月轻轻地抹去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在会上提议,应该通过赤石土话的挖掘,去寻找赤石文化的内核:“在城市化浪潮中,这些原汁原味的土语越来越被普通话侵蚀,很多年轻人都不能说地道的土话了。其实我们的土话中应该保存了古代楚国、越国的文化元素,我们的先人就生活在古南越国和楚南的交界地带,楚越文化在此交融,因为地理位置相对封闭,赤石土话千百年来保持本色。土话不土,反而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应该有这种文化自信。如果各位是珠子,那么文化就是一根线,紧紧地把我们拴在一起——这根线就是我们的赤石土话。”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的演讲获得了乡党们热烈的掌声,当我把借同乡会这个平台举办一届“赤石文化论坛”的想法抛出后,众人掌声如雷!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为了筹备这个文化论坛,我加紧了对赤石土话和风物等研究。我特意拜访了中山大学方言学教授庄初升先生,并于每周四晚赴中大中文系旁听庄教授主讲的方言学课程。同时,我在暨南大学图书馆古籍室泡了近一年的时间,通读并校订了目前保存最早、最完备的明代万历《郴州志》以及历届《宜章志》。除此,我还发动本土老乡共同研究:譬如原永兴县县长谷表信先生、远在厦门的同窗陈永管先生、对古地理学不仅有研究而且有教学经验的谷背明老师和当年的宜章一支笔——我高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薛斌先生等。在大家的协助下,我们终于在广州莲花山侧的一家酒店中举办了“赤石片广东同乡会第十届年会暨赤石文化论坛”,并印刷了一本《同乡会文集》,人手一册。这次盛会出乎我的意料,共有二百多人参加,宜章县城还来了十余位退休老乡。这次论坛,老乡们畅所欲言。谷背明老师精心梳理出清代著名风水先生萧太乙的学术成果,“上乡”文化基因中的道家精神被薛老师像剥笋子一样展示出来,乡党们大呼过瘾。为了筹备年会,我几乎一个月没有睡过好觉。见此,又喜在心中——再苦也值!


   文化的力量是无形,却又特别有穿透力。

 

   这个文化论坛也影响了宜章县城的一帮老人,他们当即表示,在2011年的理事会上(赤石同乡会成立二十周年)要出一本书、开好一个会。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这帮老人的劲头赛过年轻人,迅速成立了编委会,我的胞兄谷正华任主编。他们除了编书,还积极筹办了“赤石助学联谊会”。是年年底,一本高水准的《赤石风土志》正式出版了,我有幸撰写了其中方言章节,并首次在正规出版物上提出了赤石土话应归为“平话方言”。


   不久,宜章县城的老人们终于从政府部门拿到了专门帮助赤石片区优秀学子的助学会批文了,如今无数赤石子弟受惠于这个组织,比如《光明日报》就曾连续报道“赤石助学联谊会”从深圳市找到一位有潜质的失学少女让其重归学堂的事迹。


   这一年,我被晋升为同乡会的秘书长。面对一个五百余人的民间组织,要如何团结拼博,要如何共谋发展,是我必须思考的课题。 郴州网


   这一年,我离开了效力十年之久的羊城晚报转投网络媒体。2013年,最热议的一个词儿就是互联网思维,联系我辛苦经营的赤石同乡会,我感受颇深: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其实就是用户、需求、免费分享和优质体验。套用互联网精神,乡党就是用户,乡情则是需求,文化是免费分享,年会是一种特殊的体验。


   无论是农耕时代,或是工业化时代,抑或现在的信息时代,同乡会的核心还是文化,让乡党们分享到原汁原味的乡土文化,这一点应该永远不变。

  http://www.chenzhou.com.cn/

(谷正中,专栏作家,21CN网总编辑,前《羊城晚报》专栏记者,广东宜章赤石片区同乡会秘书长)